2008年10月28日

空中驚魂

晚間的班機準時起飛,很高興這次搭上的長途班機有個人螢幕及遙控,這下可以放鬆一點,什麼都不必擔心,全部交給機師跟空服員了。一邊跟同事愉快的聊天,一邊研究這套個人影音系統。






就在我們開始熟悉這套影音系統,準備找個影片來邊欣賞邊幫助入眠之時,傳來副機長廣播的聲音:各位旅客,本班機遇到一些技術上的問題,經嘗試並無法解決。請旅客放心,此問題並不影響飛行安全,但因為安全起見及飛航規定,必須返回桃園機場進行維修......返回途中必須進行放油,放油所需時間約四十分鐘,回到桃園機場總共需要大約一個小時......造成您旅途不便.....(客套話)......
聽完副機長這番話,我們互相對看並且沈默了一下,然後發出「唉唷~」的嘆氣,看看手錶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,再這樣折騰,一定會延誤到後面的行程啦!怎麼這麼衰小,第一次搭華航就體驗到華航的惡名昭彰。不過也許真的問題不大,空服員並沒有要我們穿起救生衣,上方的呼吸罩也沒掉下來,客艙裡也沒太大騷動,也沒出現沈默,只是氣氛顯得掃興而已。
過沒有多久,就感覺到飛機在轉向,而且斷斷續續可以看見陸地的燈火,時而光亮,時而黑暗,看看螢幕上的航跡圖,飛機是在原地繞圈沒錯。雖然夜間飛行的窗外毫無景色可言,但我耐不住無聊,還是探到窗口一看,這一看不得了,剛剛副機長講的「放油」實況耶!


媽媽咪呀!這..這不是國家地理頻道空中驚魂系列才有的合成片段嘛!?不過這景象可是活生生在我眼前上演,立即抓起相機,連拍了好幾張,本來以為外頭這麼暗應該不會成功,但這時機艙外側也亮起一道光束,就打向機翼末端,我想這是機組人員用來確認放油是否正常的手續。這道光束應該也是設計用來觀察機翼的照明,因為它準確的打向並照亮整個機翼,在我拍下這張照片以後,這道照明很快的就關閉了。

我不是很有印象,但是這好像是迫降才有的過程不是嗎?真希望我是錯的,我寧願相信副機長的話『不影響飛行安全....必要放油措施....』我看還是不要想太多,畢竟呼吸罩沒有掉下來、空服員也沒偷偷穿上救生衣,靜靜等待放油吧。
還好就如廣播所說的,大約四十分鐘以後,我發覺放油已經停止,而飛機也不再盤旋,反而開始下降。再過沒多久即見到光明的陸地,我看著窗外的燈火,猜測這裡大約是淡水一帶的樣子。再大約十來分鐘,飛機終於順利觸地降落。

飛機降落後廣播傳來消息,我們將換另一架飛機繼續航程。看來這是最好的辦法了,不必等待飛機修復,可以用最快的方式繼續起飛。否則如果要再搭一次狀況不明的這架班機,心裡更會毛毛的。但是另架班機準備也是需要花點時間,因此我們整架班機的乘客又再一次坐在候機室裡,吃著華航提供的點心及飲料,等著等著也半夜一點半了。

好在等待也沒有太久,差不多兩點就重新登上飛機,大約兩點半又重新起飛一次。這次種算順利了,而飛機折返的原因到現在還是不明,我在更換飛機時聽到有空服員說是因為「機輪」沒辦法收上來,而我同事則是聽到「機翼」沒辦法收上來.....我們都不是專業,也無法自己判斷哪一個才是正確的答案,但總比起機輪「放不下來」好上千倍了吧!總之平安就好了,阿門。

2 個迴響:

夜間飛行 提到...

阿娘喂~ 我光聽而已就快尿出來了....><

路人甲 提到...

其實懂飛機的尿一滴都流不出來
首先
氧氣罩不會變掉下來
除非是客艙加壓壞了
而且剛起飛通常高度不高
不會超過一萬呎
要客艙內壓低於一萬四千呎氧氣罩才會掉

救生衣是著水才要穿
還有能力降落是不用穿救生衣的
除非你在太平洋上空出現問題


卸油也是正常程序
長程飛機的油通常都加比較多
占了飛機總重的三分之一
從台灣飛美國
通常要一百三十噸左右的燃油
所以為了保護飛機結構跟跑道
會先放油減輕重量

至於照明燈
通常是用來檢視引擎或前緣襟翼的結冰狀況設置的
有可能是飛機的加熱管有問題吧

快且剛起飛就要返航
應該都不是大問題啦
倒是能拍到卸油是很少的
通常在長乘飛機緊急降落將才看的到